年代文章 WORDS  
 
求是论坛之 陈东琪:供给侧改革与资本市场
作者:   发布时间:2017/4/10

(编者按:这是我院研究员陈东琪教授在2017求是院春茗暨求是经济与管理年会“求是论坛”上的报告,报告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人手,比较全面地阐述了供给侧改革的内在逻辑和具体希望解决的问题,及由此给2107及之后带来什么样的重大机遇,值得一读)

谢谢金院长、吴院长、在座的各位、今天参会的各位朋友。小范围的会很亲切,跟浙商(浙江)的朋友还是有感情的。最早的浙商论坛我是主讲嘉宾,而且也是上半场的主持人,至此以后跟浙商(浙江)的朋友联系很多,最大的体会就是浙江人的脑子很活,敢为人先,浙商的生意经很精、很通。我是湖南人,我经常在湖南演讲的时候就说,我们要学习浙商,学习温州人。他们24小时除了跟家人在一起、睡觉以外满脑子的生意。湖南人只要有时间就打麻将,所以我跟老乡总是说,少打麻将,多研究怎么做生意。浙商的朋友善学,学而不止,每一次的讨论会都是坐无虚席,坐在台上的讲者就很有积极性,感觉氛围很好。求是经济的年会,每年一次,首先感谢浙江省求是经济与管理科学研究院的各位领导给我这次机会和大家一起度过今天上午。下面我讲三点: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今年122日参加的政治局第三十八次学习的讲解。2005年讲解过一次,当时是锦涛总书记讲未来社会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最早1991年江泽民总书记邀请我四次参加经济工作座谈。我为什么要讲这点,因为大家做生意,要了解政治方向,全国政治,世界政治。现在的市场不是纯经济纯政治的市场,而是经济与政治相结合的市场,了解政治、经济的方向。了解总的方向对经济的战略和对经济的操作是有好处的。因为你做生意,投资资金的单子是下100万还是下1个亿都是有方向的,先看对不对,再看好不好。所以我个人认为政治方向还是很重要的。政治是经济的基础。2017年及今后几年宏观经济的走势。我1986年开始研究宏观经济有31年了。下面我概括的讲一下: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去年开始今后几年的重点,我为什么讲这个,因为这是个大政治。中央已经确定其为十三五经济工作主线。而且去年、今年两次经济工作会议和农村经济会议核心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书记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一个偶然的、短时间的改革。主要讲三层内容,1、为什么要搞?2、重点改什么?3、怎么处理好四大关系,这是一个中期的目标。现在方方面面的工作体制、机制问题,战略问题,政策选择问题,以及国际上的参加全球治理的问题,要求我们来推动给侧结构性改革,并把它深入下去。

为什么要部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一条,需求在变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应对需求变化的。改革之初是温饱问题,解决生存问题。随着我们经济的快速发展,消费水平及结构开始变化,消费水平提高。我给大家讲一个数字,改革之初我们人均GDP不到100美元,当时小平设计三步走,本世纪末达到800美元,当时800美元感觉有难度,但到上个世纪末我们达到了800美元。到2003年,超过了1000美元。从100美元到1000美元,用了25年。1000美元是什么概念呢,按照世界银行1000美元以下是贫困线级。2003年我们迈过了贫困线级。过了25年,我们2001年入世,这是我们改革开放的第二个里程碑。入世有什么好处呢,首先让中国的企业、中国的生产者突然面临一个全球大市场。入世前,欧美发达国家名义上对中国开放,实际上不会开放。没想到入世后,中国一旦进入国际市场,就是雷霆万军之势,用了还不到10年时间,就有了3万多亿美元外汇储备,中国自己满足自己消费水平以后,向国际市场消化。积累了外汇,就是由国际市场、国际需要来消化中国这样一个供给。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情况就变了,GDP下降,2007年以前的世界贸易增长都是两位数的,2010年以后都在5以下,有时甚至是零增长。美国在1978年至今,国际金融危机后经济速度放慢,进口需求少了。美国、日本、欧盟及欧洲国家都是这样。中国大量的生产了低成本低价格的产品开始卖不出去了,产量过剩缘于我们的产能过剩。

我是去年1122日深夜接到上级的电话,要我去讲一下这个问题。他认为,现在中国的生产过剩,产能过剩,主要是供给侧问题,习主席在20161月去重庆考察,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因此我们要着力供给侧改革,提高供给侧的效率和质量。后来在中央党校贯彻精神时,习主席的重要讲话,专门论述为什么要供给侧结构改革。习主席有6次向地方调研,在重庆的这一点重点讲,现在中国的结构性矛盾,世界的供需结构性矛盾,不在需求侧,而在供应侧。

确实,是需求变了,过去粮食供应不足,需求大,10亿人口8亿农民人种。现在不是这一会事,要求的是好不好,是质的高和低。不是中国不会生产奶粉,是生产不出让老百姓放心的优质的安全的绿色的好的奶粉。不是生产不出马桶盖,而是国内体制机制供给侧结构性的问题。所以这种国内需求的变化,消费者人均100美元的GDP1000美元的GDP,我们的需求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国内需求的变化,我们一定不能还是按照原来的低端的、低成本的、低层次的供应模式,来满足需求;而更加绿色、更高档次的供给满足不了这种新的需求结构,所以我们要迅速的改变供给模式。我们做生意,要研究消费的需求,档次,关键是我们提供的是什么东西要很清楚,未来的消费群是不断变化的,变向更高层次、更高要求的方向。

第二点,从供给的角度看,本来早就变了,什么变了?第一个,劳动力不是无限供给的了,劳动力开始出现结构性短缺。从低收入向中等收入迈进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劳动力无限供给。劳动力供给很多,企业家压低工资,压低成本,压低价格,生产大量产品,不断的产生收入,再不断的再生产,扩大资本再投资再发展。所以出现快速增长。但是一旦劳动力出现从剩余到结构性短缺了,就必须提高工资,这个时候利润的形成,收入的形成和扩大就不是以前的模式。我们这个十年的人均小时收入跟越南差不多,而现在整个的平均到了13.6美元。也就是我们原来成本差不多,现在高了。这就迫使我们的供给者企业生产者,你的竞争已经不能在这个行业竞争了。所以必须转模式,转到靠人力资本,靠知识进到更前列的方阵的竞争里去。

第二个原因是供给侧对资源环境越来越紧张了,中国越来越感觉到,改革初从5000亿元的总的GDP,到本世纪初不到10万亿,去年我们是74.4万亿,我们现在GDP每增加一个点是7400亿,增加10%就是74000亿,就是改革之初的1.8倍。1个点就是改革之初1年的GDP。我们以前是靠资源支撑的,去年是74万亿,前年是69万亿,去年我们多增加了5800亿。今年的GDP我估计要接近80万亿,如果再靠环境,靠消耗资源要破坏多少环境?靠粗钢,靠低质的煤炭,导至我们的气候不行,水不行,土壤不行,整个环境都不行了。就必须要搞以知识为核心的GDP,以技术进步构成的GDP,不能搞以量为主的破坏公共资源的GDP。所以供给侧改革不断的改,老百姓是有要求的。三五年前老百姓还没这个要求,无所谓,绿色是环保部的事情,现在是老百姓自己有要求。如果某个地方要搞一个有污染的工厂,老百姓会造反的,他们会说你们准备怎么搞,环境怎么处理。所以现在中央提出搞五大理念,搞绿色,现在既有国际要求,又有国内老百姓的要求。所以总书记讲,我的GDP不搞数量,不搞资源消耗,我一定要搞绿色技术进步、技术含量高的,靠知识劳动来构成的。

第三个国际竞争要求,是适应的选择,是适应国际金融危机后需要提升综合竞争优势的重大举措。在国际上,特别是大国之间的竞争,我们已经不是和越南竞争了,而是自动的跑到了第一个方阵了。因为全世界71万亿美元的GDP,我们占了12万亿,美国占了18.5万亿。在这个档次还在搞低端的技术,肯定是不行的,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在这种大国之间的竞争,要求我们在供给侧一定要下决心抓。我们要搞创新,搞技术,搞中高端的,要主动的走入第一方阵,走入到富国区。我们现在还没到高收入阶段,我们是按照世界银行2006年报的标准,所以我们就像跑步一下,我们已经跑过了第二方队,进入第一个方队了,所以这是大环境,是我国宏观管理必须确定的战略思路。

第四点就是最近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宏观经济。20072月美国的次贷,引起了世界金融危机。2010年欧洲,普遍的扩需求,低利率。我们研究了一下货币历史周期,每一次的经济调整,货币放松,降低利率的情况。美国是上个星期刚刚加息,由0.75加到11也是利率长期曲线里最低的一个段。货币发展中,货币量比GDP74万亿,21还多。中国是这样的,美国是这样的,世界全是这样的。但是结果呢,增长并不像以前那样。以美国为例,2005年到2011年,好不容易努力才1.6。欧盟1.7,俄罗期负增长。巴西是1930年、1931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印度2015年增长7.1,但2017年达到6.5都很难。俄罗斯、巴西、澳大利亚都在衰退,美欧日都是1点多,世界是3点多,还是中国贡献了。如果没有中国,那世界是一个很低的增长率,花再多的钱也没增长,带来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结构的进一步失衡。美国的股市2009年,一季度末道指6000多点,今年二月初21000多点。搞了这么多的钱,这么低的利率,钱去了哪里?

中国是结构性改革的引领者,未来五年或者十年供给侧改革,尤其是中国。那就是说需求侧不行了,所以赶紧搞供给侧。从2007年这十年来看,需求政策刺激已经走到极至,不可取了,一定要换。我们搞的是绿色的更有质量的GDP。所以这四条告诉我们不能再走曾经已经取得扩大需求来使经济大步上升。一个是目标导向,我们要用几年的时间建立有效市场,建立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作用的机制体制。建立世界各国能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第一位的这样一种市场经济,这是中心目标。建立一个多元的、竞争的、公平的有秩序的有效市场。所以我们建立一个公平保护产权,公平保护自由退出、公平自由交易,反对垄断,反对操纵,公平分配资源。平等的机会、平等的交易、平等的。建立这样一个市场,这是中长期的目标。那眼前的问题导向,是供和需失衡。因此解决供需要失衡的问题就是抓供给侧改革。201512月确定了2016年的目标,今年又深化了,农村讲了四个层面,农村的供给侧改革是什么?着力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内部的供和需怎样?一个是实体和金融的失衡,一个是实体和房地产的失衡,就是金融向实体让利,实体向房地产让利。我们通过财税、金融等改革来振兴、强化、做大实体经济。这是供给侧在产业安排上的一个重要选择。然后再讲房地产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问题。

2018年供需改革改什么,我认为2018年肯定是要贯彻19大的创新,19大的核心就是创新,创新的前提是供给侧结构改革,创新的目标是提高质量、提高竞争力。钢铁产能我们去年去了6500万吨,煤碳2.9亿吨,今年我们计划再去1.5亿吨。

明年的服务业也是要搞的,我们要逐步的由传统服务向现代服务、未来服务发展。包括向数字化产业,工业向新的智能制造转变。总书记这一次要搞一个军民融合领导小组,要建立新的军民融合创新体系,什么意思,我非常感兴趣。军民融合还是我5年前在经济所当所长时重点研究的。军工这一块很重要,中国要转型升级,单靠民用自身供给是不够的,一定要有军用技术。军用技术吸纳全球技术最快。军用的技术一定要军工技术的引领,但是军工技术要提升,一个是学习、一个是研发,一个是民用技术的吸纳。所以军民技术的互动、军民市场的互动、军民制造的结合及融合是一个重要的思路。所以明年会有军民创新融合的体系,民参军,军转民这样一个大胆的战略政策。中国由富到强的中国梦的构架。要把中国现在现实的需求和全球的未来需求趋势结合起来,我们供给侧改革这样延伸到,拓展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内容,寻找供给侧结构改革真正有效有利的途径,就要处理好四大关系,供给和需求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做加法和做减法的关系,当前和未来的关系。

还要处理好四大难题,首先要把供给侧改革如何的改革和供给侧如何创造更好的宏观环境,地方的财政困难问题,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市场不稳定问题,等等需要认真的研究和处理。

第二是有效市场难题,我们怎么样做到法制化,市场化的去过剩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而不是行政手段。怎么样做?用安全标准、质量标准,环保标准,甚至还有技术标准等。

第三个难点就是改革的成本分摊问题。即得利益的调整问题,我们能不能做到向企业让利,垄断行业向金融行业让利,金融行业向非金融行业让利。

第四新动能怎么提升,怎么去做,怎么培育。这是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想到的三个大的问题,几个思想点,所以这一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给各位领导和各位企业家,浙商。一定要深刻认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学术报告,不是某一位领导讲完就完了,是我们国家一个中期的战略目标,在这里面可以发现机遇,研究可以争取的发展空间。配合国家的战略、配合国家的政策安排,去做我们的企业规划,我们的项目安排。不要思想老惯性,老思维,还要跟着宏观走,跟着国家大的政策战略导向走。

我认为中国作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全球没有中国就没有热点、没有兴趣、没有吸引力,世界论坛没有中国就不行,所以这意味着中国在整个世界及亚洲的责任、担当、使命更多。因此,我们要有共同语言,供给侧改革就是我们在全世界的论坛上的一个共同语言。就能找到共识,共同的感受。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战略安排,也是一个很好的具体战术上工作上的落地。

从这里,我看到另有三个大的里程碑的改革,第一个是小平掀起并推动的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的,然后慢慢扩展到国企的,然后财政的分包吃饭,二元体制等等这是第一轮。这一轮解放了劳动力,分流了大量的体力劳动力进入到工业化城市化部门,带来了工业化城市化快速的发展及GDP的快速超常增长。中国改革这一段是非常辉煌的。我们当时连温饱都没有,为什么要提出小康生活,要达到全面小康生活。第二个重大改革就是入世,这个带着我们的贸易体制,对外的投资体制,用外贸、外资来影响我们国内体制的变革,重要的是我们大量的相对过剩的产品走入国际市场,形成了巨大的外汇储备。第三轮改革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以要看成是发展阶段的里程碑式的改革,不要认为是一个偶然之举。

二、2017年的机遇

我认为2017年宏观经济是一个巨变之年,也是刚才金院长讲的不确定性特别突出,今年的变化很大,变中的不确定因素也是很大,我1986年正式研究宏观经济,从我研究宏观经济以来,我觉得2017年有很多因素影响,要多估一些考虑,正面的有几个变,负面的有几个变。

第一个变,今年19大,这是正面的,这个变从国人的意义上讲,是地方的投资积极性,所以我们从惯性逻辑,按趋势曲线的轨迹,要把这个放进去。正面的正向的信号就是这个。第一个今年的结构性供给侧改革是正向的,它会激活要素市场,产品市场,三四线房地产市场,还会对企业的降成本,让企业得到一些更好的发展途径,补短板肯定是增加投资。农村的水利,农村的基础设施,城市的市政工程,高铁,高速,交通这一块,五月份要开国际会议,京津冀协调共同发展,再深化的问题,去看我们着重的是协同化发展。我们今年十三五第二年,按照原计划,项目的落地,特别是重大科技工程,重大绿色工程,绿色中国;还有公共基本服务,今年我们总理已经承诺了,我们要解决异地医疗报销的结算制度,全国统一,等等。两会做的特别的布置,特别是数量安排,经济会议提出的方向,都是我们的正向,能够使经济增加继续保持一个活跃的趋势,这是一个变化。这个变是我们要期待的,也是看得到的。我们测算,按个这个变搞6.5难度有,但可以实现。所以为什么最后确定6.5,大家知道原来开政治局的研究及两会GDP,数字是最后才提出的。

之所以从6.7降到6.5,也是因为有负面的,这里我展开一下,有几条。为什么今年提6.5左右了呢?这个负面信号是需要我们在座的企业家看到的,不要太盲目。负面的由大到小来讲,由全球到中国自己的展开。刚才金院长讲的我很赞同,他致辞时讲得不长,后面有的到了。我展开的讲一下负面影响。

第一个负面不确定的就是中美,到底是什么样的政策走向,球不在中国这一方,因为习近平主席在特朗普上任时已经书面有函,他讲了三条,第一条中美要对和平稳定建设做贡献。第二条中美之间要合作共赢,实现共建、共享。第三条,不冲突。结论就是进一步建设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习主席已经书面向特朗普,甚至向全世界把这个球抛出去了,实际上这也是中美以后要走的方向。中美战略要谈的,就是说你接球怎么接,你也要考虑的。那现在特朗普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很凶,讲没谱的话,当总统第一天就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然后要提议中国产品到美国要加45%的关税。后来又放风,什么一中政策,这是要谈的,你给我好处我可能承认,你不给我好处,对不起。还和蔡英文握手,想踩红线。2月底以来3月份变了,第一承认一中,这是核心,也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第二条,他换了财长,但马上和我们的财政部长和汪洋副总理通话,就意味着特朗普讲的要把中国有汇率操纵国,然后提到45%的关税,虽然不是完全否掉,但至少是多了个问号。而且时至今日,不管是先看韩国还是对日本还是什么,他不仅仅是谈朝鲜半岛问题。

我的判断是两句话,中美不可能全面贸易战,美国不可能很快变脸,为什么?三条,第一条,他自己定的标准,自己设的门槛,自己设条件,自己先突破,突不破,什么标准,什么条件。1994年入世以后,对美不会顺差,他设定的逆差是200亿美元,这条我们大大超过了,我们2600多亿,这个不完全在于中国的低价出口,而在于你第一没有给我,我想买你的东西无论是高科技还是一般武器,是你不卖,这个可以谈的;我们讲的所有都是平等、公平的前提下。每一年的中美战略对话是在谈的。同时,超过的不只是中国,排在中国前面的是德国,日本,韩国。所以我们不怕,不是单一国家的问题,是一个方阵。

第二是经常账户盈余占GDP超过3%,我们没有,我们122千亿美元的GDP744千亿人民币GDP,我们经常账户盈余比例下降了。德国、日本和瑞士超过了很多。同时,德国和美国同美国和中国的顺差和逆差是不一样的,中国和美国的产业是互补的,我提供的不是你生产的,或者你生产的成本是高高的,我们的产业是互补的,特别是工业。而德国不是这样的,他们是竞争关系,而且美国对中国,你的服务及资本收益是很难的,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是不给你开发市场,是你自己的汽车耗油啊,日本车或者是中国自己制造的车便宜啊,所以经常账户盈余这条美国肯定要改。

第三是外汇干预。不能连续12个月正向干预外汇,我们没有,我们去年是反的,我们是怕人民币贬值太厉害,所以我们去年是卖外汇。今年的贸易摩擦的不确定不是来自于马上定义为汇率操作的贬值性贸易基础,而是来自于他的单项的局部的。因为他限制我,我也限制他,最后的。比如说他一个是限制我们的橡胶轮胎。钢铁已经没有空间了,但是,我们今年一月份钢铁出口大幅下降,我们今年从美国进口23点几,我们出口美国只有6点几。我们不想卖钢铁,我们就是想卖核电设备,卖钢材构成的产品。中国人的市场太大了,23%的进口,6%-7%的出口。我们中国人有个特别,就是宁愿自己吃点小亏,只要我们大利在,吃点亏没关系。

很大的不确定不是来自中美之间,来自于刚才金院长讲的,特朗普政策自身的逻辑矛盾两方面。一个是美元政策,美元政策是悖论,特朗普将在半年或者是更长时间处于矛盾之中。美元加息太勤,美元加息周期一旦出来,就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美元流入到美国,另一个是美国的出口竞争力下降,出口减少从而影响到GDP,影响到就业机会,所以这个选择是个矛盾。所以大家请注意,关心美国货币政策美元政策的关键点就是特朗普换不换美联储主席。这是在2011年我研究的,我有一个模型,长扁短深,80年代中期,美元指数13078年之后下降到80,之后又上涨到125,这样完成一个15年的周期,然后又下降到7274,之后又到78左右,我认为短期会升,当时我测算是105,现在是103。现在特朗普的整个班子还没齐,财政部长、内阁成员刚刚确定,央行的还没确定,所以政策还不是很清晰,我认为关键点就是管货币的领头羊如果换了,那美元肯定是贬值的,那人民币就升值了。从此以后美元再也没有1945年以来的强势了。二是美国大型基建的不确定,军费上涨10%,钱从哪里来。美国的GDP按照国际货币组织预测要提高,我认为美国经济今年要上去有困难。

三、谈一谈资本市场

资本市场至少今年上半年肯定调,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注册制,IPO供给增加,注册制不管是快节奏还是慢节奏,这是一个大的制度问题。2005年到2007年,股权分制改革那是一个,股权分制改革带给股市两个正线因素的理解,不止是股权分制还有一个汇率并轨。20157月开始并轨,并轨后使人民币升值,升值后使外汇流入,资本流入增加了我们股票市场的供给。现在按照供给侧精神和最近的部署,为了长远开放之大计,未来中国的资本市场能够和中国的国民经济发展由数量向质量转变相匹配,由无效低效向高效转变,资本市场必须要变革,一定要来一次很痛苦的调适。

我个人看,股市可以投资,效益好的,股值低的,盘子是中大盘的。现在技术指标全在高位,现在月线、季线全是不好的。美国股市有泡沫,美国现在有两大泡沫,第一美国股市,第二美元。中国两大泡沫,一二线城市房价和中国的垃圾股。只要美国股市调整,全球的股市都得调,无一例外,中国不可能独善其身。美国靠美元支撑股市,美元靠加息口号。

投资资本市场,可以投,但要谨慎。注意的是今年的汇率市场、资本市场、要素市场,今年都会处于结构性调整,按照供给侧改革这样一个思路,都会有结构性调整,在普遍繁荣时代不要选择买什么赚什么,在均衡时代有涨有跌,买不一定买对,所以要研究,要选择,因此希望大家睁大眼睛,多听多看,多想,多研究,再来决定投什么,安全是第一。

其实习总书记的总体设想,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积少成多,积长远成大步。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多想后再出手。稳中求进,即是思想原则又是行动指南,更是宏观经济国民经济管理的方法论,也是我们思考问题进行投资的当下新常态、新摩擦、新形式下的最重要的稳定安全之策。谢谢大家!(这是我院陈东琪研究员在2017求是院春茗暨求是经济与管理年会“求是论坛”上的报告,浙江省求是经济与管理科学研究院秘书处温泉根据记录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关闭>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69号省委党校文欣校区  邮编:310012  E-mail:era@eraedu.com
电话传真:网络传真:0571-56287996

Copyright © 2007 千赢娱乐  
浙ICP05014525号